要做知識服務領域的天貓,「千聊」獲騰訊及騰訊眾創空間的千萬級追加A+輪投資

3.png


千聊在今年4月完成騰訊及騰訊眾創空間追加A+輪投資。此前,千聊已在今年2月完成九宇資本參投的千萬美元級A+輪融資。據創始人朱峻修表示,本輪融資主要用于技術投入、產品優化及大數據架構研發。


越來越被人看重的微信生態正在成為下一站流量掘金池,仍站在風口上的知識付費自然也不會錯過這批流量。在知識付費百億級市場上,大平臺和頭部內容已基本完成第一波紅利收割;開始呈現出頭部下沉,中長尾CP發力,形式更加多樣化,出現微課等社群運作特征。


在微信近9億的日活用戶中,存在大量對品質娛樂有需求的優質用戶,也積累眾多提供精準內容的腰部CP。知識付費平臺鏈接優質內容與優質流量,為雙方賦能,成為打通微信生態下知識付費的關鍵一環。而成立于20163月的千聊正是依托微信生態的頭部知識付費平臺。


千聊定位知識變現語音授課工具,既提供以"語音直播+圖文"為主的微課模式,也提供視頻、問答等其他知識付費形態。朱峻修說,截至201710月,千聊平臺的獨立訪問用戶超過1.5億,注冊機構及講師超過100萬,積累近1,500萬知識付費的用戶,日活也達到百萬量級(5月數據)。


對于千聊來說,平臺屬性既滿足B端內容CP們的工具需求,也為興趣分散的C端用戶提供多元內容入口。更為關鍵的是,平臺實現流量的快速積累與沉淀,對于缺少流量入口的腰部CP們,提供擴大收益規模的可能;也對用戶群連續、多頻購買的習慣養成提供空間。


根據網絡公開數據,曾使用過知識付費產品的用戶超過5000萬。在朱峻修看來,隨著用戶規?;脑鲩L,未來的知識服務會更加標準化,知識付費的內容體系也要更加完整(如系列課程),這些都還需要更開放的入口,也是平臺級產品的機會所在。


在用戶畫像上,目前千聊的C端畫像主要是一、二、三線城市的家庭婦女與白領階層,以30-45歲的女性群體居多。而在B端,專注細分領域及中長尾千聊已經孵化出一批相對成熟的內容CP,授課收入達到百萬級;比如糖豆學院、麥子瑜伽、羅元裳理財、HeyMom養育研究所等等。在頭部CP覆蓋上,千聊也實現了與筆記俠、丁香醫生、餓了么、混沌大學、新華網等多方的合作。


如何實現用戶與內容CP的有效鏈接、如何保障優質內容的標準化產出,以及如何讓用戶把單次購買內化為固定的消費行為都是關乎著平臺變現能力與生命周期的重要因素。平臺方要做些什么?簡單來說,增加B端的賺錢能力與增加C端的付費意愿要齊頭并進。


具體來說,B端,平臺需要拓寬CP方的收入來源、提供流量與數據支持、提供定制化服務。在C端,要把"消費時間的需求轉化為解決問題"、提供標準化的全流程服務,比如說可量化的課后環節、課前咨詢、課后投訴等配套流程。從C端數據顯示,目前千聊的復購率在60%~70%;平均每個用戶付費購買3.6個課程,使用時長在25分鐘以上,完播率也高于行業水平。這些數據都印證著千聊這個時期內容策略的正確性。


無論是產品、內容形式、分銷方式還是內容本身,知識付費的賽道都在發生著快速更迭,也讓競爭變得更加激烈。同樣依附在微信生態做這門生意的還有小鵝通、荔枝微課,也都先后在近半年中完成了新一輪融資。


在朱峻修看來,千聊除了已有的時間壁壘外,其優勢還在于開放性與接地氣。千聊用工具化的入口連接內容CP,規避內容采買所帶來的巨大成本和過分中心化的風險;而免費開放的工具屬性也讓知識付費的消費行為變得更加大眾化,可以更好的迎接用戶下沉帶來的紅利。


在流量獲取成本持續走高與電商轉化率難以評估的壓迫下,知識付費已然成為內容CP們離錢最近的變現方式。目前,千聊平臺總流水已超過5億人民幣 ,月流水超過4,000萬人民幣 。


對于千聊本身的商業模式來說,平臺可以靠分成與流量生意;而工具屬性則可以為B端提供增值服務,比如數據分析、定制服務。就在上一周,千聊推出了千聊機構專屬版,進一步圈住頭部內容CP。


團隊方面,千聊目前總共有70余人,創始人朱峻修先后任職阿里、騰訊、美柚等多家互聯網公司,帶領團隊打造過多款DAU百萬級互聯網產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